点击进入会员管理系统
联系我们

作协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作协新闻

报告文学《围困长春》研讨会在长举行

发布日期:2018-05-22

IMG_0894(20180505-170025)_副本.jpg


 “围困长春是中国现代革命史和军事史上的一个重要事件,海内外文史界对其评价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我省著名作家、省作协副主席李发锁历经三年,查阅了2000余万字资料,完成50余万字报告文学《围困长春》。此书的出版获得了国内文学界的好评中国作协副主席、中国报告文学学会长何建明评价其为一部纵论战略与战术艺术的绝唱之作,为当代文学增添了一束灿烂光芒54,由省作家协会、人民日报出版社、《中国作家》杂志社主办的认识吉林文笔系列活动——报告文学《围困长春》研讨会在长春举行。中国作家出版集团管委会副主任徐忠志《中国作家》主编王山,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常务副会长李炳银,《人民日报》文艺部主任梁永琳、人民日报出版社副社长彭国华和省内评论家、作家二十余人参加了研讨会,围绕《围困长春》各抒己见,畅所欲言。

 会议由吉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宗仁发主持,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白烨发来贺信。信中强调,李发锁的《围困长春》是近年来涌现出的纪实文学的一部力作,这部作品值得研讨的地方很多,相信通过认真而深入的研讨,在深入解读《围困长春》的同时,也会给纪实文学写作提供有益的借鉴。

 省作家协会主席张未民致辞。他说,一直期待有一部关于长春的大书,今天这部大书终于由吉林作家李发锁完成,他笔下的长春可以让读者对长春的看法发生某些改观,他以确凿的史实资料和大历史观提供了一个新的长春,真正迈开解放全中国的第一步,吹响共和国诞生的冲锋号的长春。作品充分展示了长春是一个深刻的有着中国梦想和中国精神的城市。

在随后的讨论中与会专家认为,李发锁站在中国现代革命大历史观的角度,剖析和书写历史,理清诸多臆断,多视角、全方位地展了历史画卷,现了作家对历史的尊重和较强的文学功力。李炳银谈到,阅读李发锁这部纪实文学《围困长春》时,作品中的历史信息和相互交织构成的重大历史事件、人物及其各种结局,使你无法忽略或跳跃任何一个细节:开始了,就只有沿着作者的叙述不断地走向开阔、纷繁、精彩、震撼人心的历史情景中去。朱晶认为,《围困长春》沉实雄厚,宏阔畅达,是吉林省长篇纪实文学一个重要收获。这部作品,具有鲜明而凝重的文献性、挑战性、警策性,在历史观、战争观和人性观上实现了新的拓展与突破,充分展示了作家李发锁历史纪实的胆识与情采。徐忠志讲到,《围困长春》避开了史书的干枯,没有一些同类作品的沉重寡味和说教灌输,扑面而来的是一种真实、亲切,看罢全书不仅使读者了解围困长春,更了解了整个东北战场、解放战争,乃至当时国际大背景,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围困长春》实现了具有说服力、感染力和震撼力的作品。王山认为,这部作品让他感到钦佩的不仅仅是作者的文学修养,更是作者史家的眼光,对重大的文学体裁的见识,对人和人之间、政党和政党之间、国和国之间关系的巧妙处理。吴景明讲到,《围困长春》以史为线索,多方位、全景式地反映这场战役的前后及影响,展现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两种命运的决战,描绘存在历史进程中的国共将领、士兵及人民的众生相。鲍盛华认为,《围困长春》不仅展现了解放战争中长春的解围过程,更暗示着当今长春在经济、文化方面的突围。

 最后,作者李发锁说,在写这部书的过程中,越写越觉得长春是了不起的城市,长春人民是伟大的,他们曾为全国的解放做出过巨大的牺牲和贡献,同时也更加钦佩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他非常热爱长春这座城市,写《围困长春》这部书也深深表达了自己的这份热爱和责任感。 

 


                                           

 

相关评论摘要


还历史以鲜活生命力

——评李发锁长篇纪实文学《围困长春》

 

                   李炳银


   
阅读李发锁这部纪实文学《围困长春》时,作品中的历史信息和相互交织构成的重大历史事件、人物及其各种结局,使你无法忽略或跳跃任何一个细节:开始了,就只有沿着作者的叙述不断地走向开阔、纷繁、精彩、震撼人心的历史情景中去。阅读这样的作品,很容易让人想起奥地利作家斯蒂芬·茨威格曾经说过的话:“我丝毫不想通过自己的虚构来增加或者冲淡所发生的一切的内外真实性……历史是真正的诗人和戏剧家,任何一个作家都别想去超过它。”《围困长春》就是这样一部具有坚实的历史真实性的壮伟战争活剧,波涛回旋的故事进展和场景画面起伏跌宕,悬念迭出,令人沉浸其中。《围困长春》并不限于“围困长春”这一具体事件。作者将眼光延伸到日本天皇发布“投降诏书”即抗日战争结束前后,呈现出苏联红军进击中国东北日本关东军,中共力量和国民党军争夺东北被迫开始内战,后经激烈武装较量,国民党军队败退,中国共产党赢得辽沈战役伟大胜利的历史内容。这部作品其实是对当年东北解放战争历史的回望、总结和生动讲述,具有还原历史现场、探讨进退缘由、寻求历史答案的探索价值。这样的延伸性书写既可在更宏阔的历史背景中认识“围困长春”的历史特殊性,也可以较好地把握“围困长春”的重要历史作用。          历史是曾经活着的社会存在,所以历史是有生命、温度、起伏、规律的,交织着丰富的人的故事。《围困长春》在坚实历史基础上,出色地通过众多不同人物的性格行动和命运,动态再现了历史,从而使历史得以在精彩的讲述中复活。                    东北解放战争史如同一部伟大的交响乐,宏阔、雄壮、激越、沉重。面对宏大的写作对象,单从人物细部描述入手是不够的。因此,李发锁选择高走鸟瞰的角度,从交战双方高层人物、前线指挥人物及战争演化展开。作品着重叙述在东北沦陷之后,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与以蒋介石为代表的国民党在东北地区的战斗情形。毛泽东高超的全局战略视野和缜密的战略布局设计,在东北局干部和各级前线指挥人员的现场执行下,临弱不惊,处强善谋,由四平败退到四保临江、三下江南、围困长春、锦州大捷、辽西大战,直至完胜东北。作者笔下这种得道多助、上下齐心、合谋善断、众志成城的伟大历史场景,看得人酣畅淋漓。虽说蒋介石及其属下如杜聿明等人也非等闲之辈,却终因上下不和、各怀心思以及根本上的违背民意,而最终由强转弱、由胜转败,直至失去东北、失去民心。                                                                                         这些历史人物如同在巨大棋盘上调兵布阵、实施机动攻击的高手。作者既表现出各自的视野智慧,也表现出不同人物的性格和作风:毛泽东的战略思维与灵活决断、属下富有现实机动性的高超指挥艺术;蒋介石的独断专制、刚愎自用,杜聿明的无奈等等,都通过宏观战争场面内外的诸多细节被作者书写得生动形象,使整部作品大开大合,疏密有致,引人入胜。                       作品中陆续出场众多人物,中共方面如陈云、彭真、罗荣桓、黄克诚、刘亚楼、萧华、黄永胜、梁兴初、韩先楚等,国民党方面如卫立煌、孙立人、廖耀湘等,共计上百位。这些人物此前就已功名卓著,在东北解放战争这个浩大战场上全力以赴,分别在不同场景展露出各自的精神特质和行为决断,细密地铺展出不同人物的个体命运,让人忍不住深思。这些紧密结合人物性格行动和战争场面的描绘性文字,是文学点化历史人物的特有笔法,是《围困长春》在文学书写方面的优长,有力增强整部作品的生动性、形象性。作品后半部分呈现出理性反省,则是作者超越时空的历史回望,其中不乏真知灼见。战争胜败有深刻的历史规律,同时离不开具体的人的推动。谁顺应、把握历史规律,谁符合民心,胜利必然属于谁。毛泽东和他的战友们就是这样书写出中国的那一段历史!                                                                                                             在任何时代,如果仅仅依靠作家主观想象或道听途说的机巧,是难以真实深入同时不失个性地呈现社会生活与人物众生的。像《围困长春》这样立足历史真实,力求充分再现历史原貌,不避历史中真实存在的曲折、艰困与流变,同时探索并呈现历史人物的情感、个性与现实命运的作品,显然更具有写作的诚意。“真实是艺术上等的原料”。真实的社会生活具有超越和淹没任何主观虚构想象的力量,它为创作者源源不断地提供着精彩素材。《围困长春》就是这样一次写作。

                                      (原载《人民日报》2018年4月27)



                            


                               《围困长春》不仅好看,更尊重了史实

 

                       何建明


你可以不去了解新中国是怎样走来的全部,你也可以不用去成为一个军事爱好者,但你得了解中国共产党人和他们的领袖们是如何缔造了一个人民共和国的一些基本历史,及那种历史到底是怎样的精彩与辉煌的部分。李发锁的大作《围困长春》则是这样的历史和它的精彩与辉煌部分。

到201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整70周年。70多年前中国发生了什么,中国共产党人如何指挥波澜壮阔、惊心动魄的“解放战争”,今天活在这个世上的人,多数并不是那段历史的亲历者。我们只是从父辈和史书上知道了点点滴滴,自然还有相当多的人其实连“点点滴滴”都不甚清楚。这样的“国史”课,其实每个中国人都应当补上。因为这是弄清楚“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到哪里去”的最好办法。“忘记历史就是背叛”。为了永远不背叛自己的祖国,每一个中国人就应该牢记我们党和人民军队所创造的历史,包括对领袖和开国元勋们的丰功伟绩的牢记。

我甚至可以说不怎么认识本书的作者李发锁,当然肯定在哪个会议上见过面——这得怪我,有些小官僚主义。但确实面对全国那么多作家,又加上自己才疏学浅,不敢轻易为他人写“评论”与“作序”之类的活儿。再者近期自己又恰逢创作任务一个接一个的要紧时,每天的时间只能用小时来计算“码字量”……所以一听说“作序”之类的事,着实“惊恐”。这个李发锁让我狠狠地颠覆了:首先是他的大作样稿由出版社寄来时,那装书稿的纸箱子足有好几斤!面对《围困长春》如此洋洋几十万字的超长篇,我不由心底叫苦不迭:天,这得花几天时间看得完哪!

李发锁,我“恨”你!你让我花了整整两天半时间看完你的作品!长春啊长春,我也“恨”你,你这个本来快差不多被国人不看好的城市,也许因为这部作品又让人刮目相看,因为共和国诞生的冲锋号——首先是从你这儿开始的……

“恨”并快乐着、欣慰着、满足了!这是我对《围困长春》的基本情感。言之快乐,是因为看一部好书,看好书总是快乐的,比码字赚稿费意义更丰富,收益也更多;说欣慰,是因为作为当代纪实作品(报告文学,还是非虚构、纪实作品)的领军者,我能看到一个平时并不熟知的“黑马”从远方突然蹦出来、蹦到自己眼前,而且展示出异常精彩的舞姿与优美旋律时,你说还有比这更欣慰和欣喜的呢?

李发锁,好样的!你为当代文学增添了一束灿烂的光芒!

然而《围困长春》的意义,远非是文学的。它更多的是我党、我军的一段不可轻视的重要历史。在这个历史中的人物和他们的表现,皆值得可歌可泣。他们是永不可忘却的“共和国缔造者”,无论他们后来怎样,在“围困长春”这一伟大战役中所表现出的天才军事的指挥艺术和历史性贡献,将必定名垂千秋。不用多说,毛泽东和林彪是这一历史过程中的主角。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个“围困长春”的战役与取得的卓越战绩,是他们两个人的珠联璧合之作——战略家与战术家的融合之杰作、经典之杰作!

整部书中涉及的人物至少不下百人,但读者一定也会与我一样,真正牢记的就这两个最重要的人物。这两个人物决定着整个战役的主导权,影响着整个战役的走向与命运。林彪这个人现在不是太好论,尤其说到他的功绩问题。看了《围困长春》,我们似乎明白了为什么大家对他又恨又舍不得,因为这实在是一个中共军事史上少有的天才军事家,而且是个怪怪的人物。即便是他在“好人”的时候,你也不一定喜欢他,更何况他后来出逃叛国。写这样的人物,彰显这样的人物的历史功绩,不是件容易的事。然而令人欣慰的是,作者以严肃的态度尊重了历史,尊重了我们党的历史,尊重了我们人民军队的真实的历史。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当我看到有关部门对此书的审查意见上写有“专家认为书稿史实基本准确,无政治问题,具备了出版条件”这行字时,感到莫大的欣慰,因为没有比这句话更能对本书的基本肯定了!

从读者的角度和文学的角度看,我以为《围困长春》它不仅好看,令人不舍掩卷,像看一部经典大片,关键是这部书尊重了史实,校正了许多以前在“围困长春”和解放东北这段历史上的许多颠来倒去的各种不同“说法”,这是极其重要的问题。关于林彪在建国后和“文革”中的事,党已经作出过决议,我们不用去重复。但对他在辽沈战役和整个解放战争中的表现与功绩,最好的态度就是正视和尊重历史本身。《围困长春》很好地完成了这一使命,因而它的贡献是不简单的。

从军事角度去看,这部作品通过人物活动和战争进程的不断推进,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军事战略艺术和以林彪为代表的前线指挥的军事战术艺术,真可谓绝伦的表现、完美的展现,蒋介石不输才怪!战略家的毛泽东的性格与大局眼光和定夺天下的智慧,与战术家的林彪的性格与精到极致的天才艺术,都在本书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叙述与表达,使本书的读者会自然而然地忘却了何谓小说、何谓纪实、何谓影视之文体、艺术间的差异,让一段久别了的历史与战争场面,重新复活在我们眼前,看后热血沸腾、惊心动魄!战略家和战术家属于毛泽东与林彪这样的一群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人民军队将帅们;他们在战略与战术中的高超表现与娴熟运用自己的军事才能,使得围困长春与整个辽沈战役获得了理想的结局;而作家李发锁运用文学艺术上精湛娴熟的精美叙述,使得一个历史事件、壮丽篇章,成为了一个艺术品,将重新呈现到国人面前,这是需要欢呼和庆贺的。作为同行,我隆重推荐这部优秀作品,它使我第一次真正认识了作者李发锁,也再一次重新认识了好的纪实体文学是有巨大生命力的,它比任何其他艺术样式更具真实的魅力。 

 

                                                                  (原载《新文化周刊》2018年4月1日)




《围困长春》:历史真相与正义情怀


                                                 朱  晶

 

《围困长春》沉实雄厚,宏阔畅达,是吉林省长篇纪实文学一个重要收获。这部作品,具有鲜明而凝重的文献性、挑战性、警策性,在历史观、战争观和人性观上实现了新的拓展与突破,充分展示了作家李发锁历史纪实的胆识与才情。

我这样说,基于一个读者的切实感受,也虑及历史环境的今昔变化,虑及流行思潮对于革命历史、解放战争的重新解读。

《围困长春》所揭示的历史真相,其表达的正义情怀,是它成功与价值的集中体现。                             


历史真相:以围困长春为聚焦点,从大局到细节,深入解剖东北解放战争的历史内幕与敏感问题


1948年10月21日长春解放,这是尽人皆知的历史事实。但是如何评价那场70年前的围困战役,如何还原与之相关的国共在东北乃至全国战局最后较量的历史真相,仍然是历史与文学的一个重要课题。李发锁这样说明写作的动因:“几十年来,围绕这桩历史重大事件,颠来倒去有若干说法,严重曲解了历史真相,质疑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解放战争的正义性,进而否定共产党执政的合理性”,认为自己“有责任和义务还原历史真相,理清大是大非”。此表述十分重要,展示了作品的现实针对性和作家的历史责任感。

《围困长春》历史架构的特点是大局与细节的巧妙结合。全书脉络:从日寇投降起笔,蒋介石一边发起重庆谈判,一边在美苏的支持下以国民政府接收者身分抢占东北要地;毛泽东选定林彪统领东北局及东北民主联军,林进东北开局不利,弃锦州、败四平、失长春;毛泽东转战陕北,党中央支持林彪、陈云发动土地改革,四保临江、三下江南,不断扩大革命根据地;继而围困长春,夺取四平,决战辽西,促进全国解放战争的胜利。叙事逻辑:重点在长春战役,勾勒东北战局大环境大背景,事件引出人物,宏观兼以细察,贯穿国共对比,从战略到战术,从高层到士兵,形成一个立体的历史网络。例如1946年4月的四平保卫战。苏军撤出,马歇尔回国,国共紧急进军东北,四平成为必争之地。既有毛泽东与林彪运筹帷握的协同与争论,又有三道林子“每分钟落弹400发”,民主联军付出8000人伤亡的战役失利;既有杜聿明的强势进攻,又有蒋介石赴沈庆功干扰追击;既有林彪、李作鹏形象的传神点染,又有郑洞国、孙立人前世今生的述评。战争的时间节点,战斗的残酷态势,精确的伤亡逃亡人数,绘就了一幅幅真实而沉重的历史画面。

《围困长春》的新意还在于其触及的历史敏感点,由此真切而深刻地掀开了历史的本相。其一,对于后来陷入“反革命集团”的林彪、黄永胜、李作鹏、邱会作的实事求是描写,肯定了他们作为人民解放军将领在东北解放战争中的历史作用。特别是林彪,正面表现了他杰出的军事才华及其内向的性格,真实表现了他在四平、长春、锦州等战役上与毛泽的争论与磋商。其二,中共与苏共的关系。应当说,书中称赞了苏军击溃日寇的关键作用,写到具体接收过程对中共的友善。同时也如实揭露了他们支持蒋介石国民政府为正统,抢夺东北资源、企图霸占中国领土的错误行径,痛快淋漓地书写了毛泽东代表新中国与斯大林签定“中苏友好条约”,维护中国人民权益的壮举。其三,直面长春围困的设卡与饥民问题,细述国共双方的不同对策。触及历史敏感点,就是破解历史难点,就是对历史的新发现。遍访当事人,研读大量历史文献,披沙拣金,去伪存真,李发锁的实事求是精神和政治勇气十分值得赞赏。


正义情怀:剿共必然引起革命,民族欺压不可承受,解放战争难免付出代价,重述历史的良知与胆识


正义,属于内涵广泛的伦理学、政治学范畴。联系本书文本,我想把它理解为一种返观历史的价值判断和主体情怀——是基于马克思主义信念对于历史现与人的是非、善恶的公正臧否。正如李发锁所说的,“首先是把握良心底线,还原历史真相。什么最有生命力?真实。真实不仅是力量的基本内核,也是纪实文学作家道德修养的底线。”历史正义,即对待历史的公平心、公正态度,尊重史实说真话,为人民的根本利益说真话。

《围困长春》的正义情怀坦荡凛然,大爱殊深。

一是坚持战争叙述的正义立场。毛泽东和共产党人一再申明,战争分正义与非正义。战争和阶级压迫是蒋介石集团制造的,为了推翻国民党的反动统治,我们不得不以革命的战争反抗反革命的战争。据英国人约翰·基根的《战争史》记载,早在17世纪,荷兰律师胡果·格劳秀斯就提出战争的正义与非正义之分,“他除了为‘非正义’和‘正义’战争确定定义之外,还建议采取措施来惩罚发动非正义战争的元凶。”李发锁重述解放战争,明言“战争的政治目的决定了战争的正义性和非正义性”,秉持正义战争的立场,以大量确凿的证据,揭露蒋介石发动“4.12”反革命政变,屠杀共产党人,围剿工农红军,实行白色恐怖的罪恶,从而表明,剿共必然引起革命,共产党领导人民军队,“打败蒋介石,解放全中国”,完全是顺应历史潮流的正义之举。

二是弘扬民族正义。这主要表现在揭穿美国政府支持国民党官僚资本打内战的后台老板嘴脸。书中指出,珍珠港事件前,“美国军火商源源不断地将飞机零件和重型炸弹卖给日本……难以计数的中国军民死于美国制造的炸弹。”抗日战争胜利后,蒋介石接连与美国签订丧权辱国的《中美友好通商航海条约》《中美空中运输协定》《中美关于经济援助之协定》《美国援华海军法案》,1945年“年底驻华美军已达11.3万人”,“1947年,美国资本在华投资占各国在华投资总额的80%”。全员装备国民党军队,全天候运送国军到反共前线,“美援”成了剿共的代名词。

苏共是中共的友党。如前所述,苏军出兵东北,是中国抗战胜利的重要因素。然而,他们也不是好请的神。“百万苏军要靠中国政府好吃好喝供养着。办法是苏军自行印发号称‘红军票’的钞票,可以随意购买东北大地上任何物品。”李发锁冷眼探察苏联人在中国的所作所为,从1945年“划江而治”的提议,“雅尔塔协定”对中国东北土地资源的侵权,直至描述1949年毛泽东访苏9周,正式收回中长铁路、旅大军港和苏霸战的日在东北掠夺的全部财产。流贯书中那浓烈的民族正义感,力透低背,动人心扉。

三是维护阶级人性的正义。具体所指是,如何正确对待战争中难免的牺牲,如何努力保护人民大众的生命和权益。西方学者也承认:“在公共暴力问题上达成的折中是,不赞成它的表现,但把对它的使用合法化。”《战争史》曾谈到美国对日作战的抉择,美国采用多种先进技术打击日军,并未使之“认输”,而预估“进攻日本本岛的美军会有100万伤亡”,这促成杜鲁门的最后决策:1945年8月6日,美国对广岛投下了第一颗原子弹;3天后,打击的目标转向长崎,共造成10.3万人死亡。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停战投降。原子弹造成了大量日本平民的伤亡,但毕竟换来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终结。

战争总要付出代价。李发锁关于东北战局的记述,有两个需要关注之点。一个是土地改革。着墨不多,十分必要。1945至1947年,“军区征兵运动与重分土地和财产同时进行”,“打大豪,分田地”,极大地激发了农民的革命积极性。毋庸讳言,土改中存在少数过激行为,可能会伤及某些“开明乡绅”,还出现过地主还乡团杀害农会干部的恶性事件。关键是工作主流的巨大成功。“没有土改,就不会有根据地”,就不会有解放战争的节节胜利。书中统计,“历时三年的解放战争中,东北各族人民共计出动参战民工达3132500多人,占东北人口总数的1/10。担架206178副、大车306718辆、马907420匹,交纳粮食450万吨。”似乎枯燥的数字背后,是人欢马跃,是支前民工火一般的热情和排山倒海的气势。另一个就是“围困长春”。1948年6月7日外围解放军两个纵队正式下令封锁,10月17日曾泽生60军起义,10月21日郑洞国投降。这四个多月的围困,引发后来者诸多议论,有肯定也有批评,还有人攻击为“军事恐怖主义”、“林彪最大的污点”。具有代表性的是台湾作家龙应台的观点,她在《大江大海1949》一书中说:“长春的围城与‘解放’——令人不寒而栗”,“饿死的人数,从10万到65万,取其中,就是30万人,刚好是南京大屠杀被引用的数字。”李发锁经过严肃认真的调查,针锋相对地回答了这些质疑。为什么要围困长春?为避免更大的伤亡。1948后4月18日,林彪向毛泽东报告下步作战设想,计划集结9个纵队进攻长春,拟10天或半个月结束战斗。长春的外围战受阻,5月29日林彪放弃“硬攻”,“改为对长春以一部分兵久困长围”。如何看待两军长哨中间地带饥民的死亡?这肯定是外围部队的难题,是他们不愿看到的状况。书中详细地对比了国共双方对待饥民的不同态度。郑洞国率领的国民党军队采取的是不顾市民死活的驱逐“食口”政策。他们空运补给,征收民粮,鼓励走私,抬高粮价,依然花天酒地——守城部队、政府职员及眷属,警察特务,商人地富无一饿亡,却造成百姓饥荒,逼迫饥民向城外“疏散”。为向守军施压,围困部队一度“严禁城内百姓出城”,同时救济封统区居民。面对郑洞国不断加大驱赶饥民的力度,8月14中共吉林省委调整封锁政策,对卡内群众“分批陆续放出”。9月初,鉴于中间带难民饿死量增多,前方办事处副处长杨滨致信“围指”首长,强烈要求“即刻全部放行滞留两军卡哨空间的难民”。9月11日见信的林彪、罗荣桓电令立即放行难民出城,并组织好救济、安顿工作。至于长春围城战究竟有多少人饿死,作者列举半个世纪以来的多种说法,确认《长春市志·民政志》“长春解放前夕有十余万市民饿死,解放后掩埋尸体58063具”之说,可谓选择了最接近真实的结论。

反思东北战局的土地改革和长春围困,李发锁着眼的是大多数人的根本利益。作为解放战争沉重而光辉的战例,长春围困战理应载入史册。“耕者有其田”,广大农民在共产党帮助下分得自己应有的田地,天经地义;围困期间饿死少数难民,固然是令人同情的不幸,但也属于围困歼敌战斗难免的牺牲。因而李发锁的历史叙述关乎人民大多数的生存命运,关乎解放战争的胜利大局,符合革命阶级的人性正义,彰显了作家的博大良知与人道情怀。

 

                       

 

 

 










【返回】

友情链接

 

网站首页|新闻|机构|公告|研讨|评奖|原创|期刊|文艺|访谈|讲座|作家在线|网络文学|农民作家|高校文社|民间社团|权益|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北方作家网 电话:0431-85683635 邮编:130021

地址:长春市人民大街6255号 技术支持:盘古网络[定制网站] ICP备案:备案中 

左漂浮
右漂浮